(ಡωಡ)黑长炸(一年咸鱼期)

..宇智波控..萌六件套..老祖宗心头肉..

天哪…………好难过啊…………自己构思了很久很久很久很久的十二国记的架空设定,刚刚发现有人已经写了…………………………为什么我这么没时间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要哭了……


……

……

没关系,,我等画板回来了,就可以撸图了,,这样总不会被说撞梗了吧

【柱斑】林间小路.

讲的是青涩情侣一边漫步一边互撩的暧昧互动。

柱斑only

文笔有毒,求太太们指点!

————————————————————————————————

一条弯弯曲曲的小路,路面是灰色的水泥。路两边有微黄的土,长一些不太绿的草。

再往前,灰色小路两旁的树木侧斜着,疏疏地挡住了浅蓝色的天空,泻下一地树影。

一望无际的蓝天,淡淡的云,青灰色的山,除了电线杆的黑影以外,乡间的小路没有什么浓重的颜色。它就这样典雅着,无世无争,用不加修饰的颜色,白描出天地山川。

比起在摩天大楼的某个地方,品一些白兰地,看夜幕华灯初上,看街景车水马龙,柱间觉得这里更能让人感受到从心而发的自在。

这也是柱间决定在假期和斑来到这里踏青的原因。

他忍不住偏头看了看自己的恋人。

斑心情似乎不错,到这里以后,黑色的眼睛顾盼流转,在山间田野中跳跃。脑后高高扎起的马尾,也随着斑的走动微微跳动,张扬却可爱。

柱间在视线粘上斑的后颈前悄悄把头转了回来。

他们在大学的荫荫绿树下相识,相见恨晚,迅速成为了彼此最重要的人。

他们的恋情,还在不温不火的阶段,捅破了那层纸,然后停留在亲亲抱抱的阶段。

即使没有深入的接触,柱间本人也很享受这种小猫轻挠般的感觉,他们还有很长的时间可以相处,不必急于一时。

只是斑这个坏心的家伙,似乎猜到他在想什么,时不时就会做一些事情撩拨他。

比如今天,斑故意扎高了头发露出一大截洁白的脖颈。斑本来就是一只调皮的猫,柱间这样想着。

他们静静地走着,时而说一点话,多数时间都在欣赏学校生活中难得一见的雅景。

走过一座老桥,一棵参天的古木从容地生长着,较大的树干上,缠着暗红色的布条,看起来有些年头。

拐角处有个比人高些的小庙,里面有个佛龛,整齐摆着香烛台,前面放着一个香坛,里面的香灰,有新的,有旧的。

这样一个小小的地方,有着虔诚的信仰。

柱间和斑像小孩子一样,驻足看了一会儿,又往深处走去。

散散地走着,树木渐渐密了起来。光线透过树叶,穿过间隙,映在长有青苔的石头上,日光也被染成晶莹的绿,就连路面斑驳摇曳的树影,也带上了一点清澈的意思。

淡绿的光影跳跃在柱间英气的脸颊,他本就带着点浅浅的笑,此刻更是耶稣般染上了光辉,嘴角的笑意也柔和得似乎要融进这熹微的光线一样。

斑不知何时从山水间收回了视线,在身前的小路上一阵胡乱晃,然后定定地落在柱间身上。刚刚的那一幕,大抵是映入了斑的眼帘。

光线从斑的头顶,一路伸展,一直到斑的左眼。黑眼睛在那一瞬间染上了无数细碎的光点,每一根长长的睫毛都挑着一束光,平时较为严肃的面孔,此刻多出了说不清的旖旎。

在这个小林子里,除了夏天的虫鸣,就只有树叶相互婆娑的声音。静谧得让人感觉呼吸都融进了四周环合的竹树中。

这样的两个年轻男子,走在这样幽静的林间小路上,能让人有种神隐般的错觉。

柱间像是感应到什么一样,突然扭头,对着斑温和地笑了笑。斑感到心里有什么地方被不轻不重地撞了一下。

突然地,雨,携着风来了,在小池塘的水面上打出清脆的声响,惊醒了灰色的小鱼。

雨势愈发大了,雨点划过天空,似一条条银灰色的线,珠帘罗幕般拢住天空。

他们迅速地找了个避雨的地方,但是地方不大。他们站得很近,不知道谁的手臂抵着谁的胸口。

斑的头发戳了戳柱间的脸,趁着四下无人,他低头隔着头发亲吻了恋人的耳朵。

斑没做什么回应,只是把后背往柱间身上靠了靠,悄悄红了耳尖。

从前斑从来不让别人在自己身后干什么,说是从小习惯了后背不对人。

刚认识的时候,偶尔碰见斑在打盹,柱间只要绕到斑的身后,斑总会醒来。于是柱间就要顶着斑的起床气给他赔不是。

后来,在没有课的午后,让斑靠在自己身上小憩,变成柱间的一大乐趣。

现在,这份沁人的安逸也环绕着两人。好像与外面的如注暴雨隔绝,眼里满是夏雨的电闪雷鸣、卷地狂风,心里却只有彼此。

周围的人家有的看雨,有的忙着收起晒着的物件,没有人注意到,雨帘中有一对时而细语的年轻情侣。

夏天的雨,来得快去得也快。雨点渐渐变小,刀削似的雨势也变得如纱裙轻舞,天空也从浅灰变得明亮。

斑眨了眨眼睛,靠在柱间胸口慵懒得像只猫,说差不多可以走了。柱间又摸了摸他的头发,很自然地拉住斑的手,大步走进细雨中。

雨后的空气让人着迷,带着一种芳草的清甜。两只牵着的手没有松开的意思,很自在地走着,两人的距离时而近,时而远。

靠得近时,手臂相碰,接触到的皮肤立马被恋人的体温包裹,有时还会夹杂一两滴细雨,凉凉的,触感就变得更加细腻。

十指相扣,随着走动,掌心若有若无地触碰。慢慢地,不知道是因为雨点还是细汗,手掌间的温度慢慢在升高。

柱间和斑看上去似乎对周围雨后的景色很是沉迷。但也只有他们自己明白,自己的心早就长到与对方相连的手上了。

在细雨里漫步,肩臂摩擦间感受对方的温度,这是大概是年轻人特有的青涩情趣。

逐渐转晴的天气里,一场雨洗刷过的林间小路上,年轻情侣的旅行还在继续。

他们伴着雨滴虫鸣,他们迎着鸟语花香,一举一动都在诉说自己的爱意。

他们的恋情将像这绵延而婉转的小路,细水长流,天长地久。

——————————————————————————————

本垒以后:

柱间:去你的拉拉小手,去你的摸摸头发,去你的不急慢慢来

斑:雨中啪啪啪倒是不错,试试?

柱间 (默默订了车票准备再去一次)

—————————————终————————————————

某天和朋♂友一起去玩,途中遇到大雨,躲雨时有感而发的产物。默默代入柱斑简直脸红心跳o(*////▽////*)q

哎,不过我果然不适合写文啊,文笔简直有毒,好多想表达都表达不出来。什么时候我的画板解除封印了,就可以玩耍了QAQ

第一次试吃斑带粮以后,居然上瘾了,天哪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hhhh别当真


自从玩了一次鼠绘以后,,真的停不下来233太好玩了

(铅笔画)伊娃格林——那个美得很热烈的尤物

几乎第一眼看到她我就爱上她了


爱她的眉眼

爱她的鼻子

爱她的嘴唇

爱她的侧脸

美到了骨子里







偷偷转过来,实在是太可爱了,我觉得之前点了一个红心完全不够!

天果香:

迟到很久的朱迪生日贺图!

本来不想画完了,但是不知道咋的竟然画完了………

不要吐槽斑变出点分身为啥会变小,你们可以认为每个小小斑都是本体分出来的(所以柱间让他收回分身)

就是这么个二设… 总之只迟到了一个多星期而已我很了不起嘛!哇哈哈哈哈!

【毒】小时候宇智波斑一直以为自己是个直男

现代AU

睡觉前突然产生的脑洞

————————————————————————————

在宇智波斑上幼儿园的时候,他一直以为自己是个日天日地的直男

于是在很小的时候,就开始给自己选对象。

反正凭自己的帅脸,什么女人攻略不下?

他看上了隔壁宇智波的女儿,觉得她竟然快要有自己弟弟可爱!真是个不错的女人!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斑都盯着人家的小裙子看,活脱脱一个小流氓。柱间小朋友:斑我们去玩那个吧!诶,……斑你在看什么?




后来,上国中的时候,斑按照自己期望的那样,越长越帅,身高一时压过了柱间,但是………………

没有女生向他表白……准确地说,都不敢向他表白。(不知道谁散播的消息,说斑这样的男生,肯定早就名斑有主了,然而斑当时并不知情,上了高中以后才从弟弟口中得知)

每年情人节,斑看着柱间那个切黑收到了一大堆情书,自己弟弟也收到不少小礼物,连哭包带土都有妹子护着……

他就想去南贺川边静静,可是每次柱间都在那,就和他打起了水漂,缓解一下情绪。

回到家面对着其他宇智波堆成山的本命巧克力,只好假装不屑:那些东西,我早就送人了。

然而斑的内心是委屈的QvQ



不过这也没有困扰斑太久,上了高中之后,他一头钻进各种学科中,无法自拔,甚至一度和小时候总欺负自家弟弟的扉间成为了战友。

这就导致他越来越少和女性接触,被带土冠以“性冷淡斑”的外号。

田岛爸爸在饭桌上,经常会和妈妈聊一些“恋爱”啊,“女朋友”啊,之类的话题刺激斑

他们觉得自己儿子好像太老实了,他们俩这么大的时候,早就各种不可描述了。

斑开始的时候还会被刺激到,后来渐渐厚了脸皮,嘴上应付着,心里越来越觉得,自己不能把生命浪费在恋爱这么没有意义的事情上。


上了大学,斑依然沉迷于各种研究。

小时候,斑一直以为自己是个直男,嗯,以为。

直到那时,他的专业和柱间的专业狠狠地撞在一起,擦出了弯弯的火花

他们挤在一起研究,各种奖项,各种奖金,拿到手软。

等两个人扬名科学界,名声盖过扉间时,已经二十好几了

家里都催他们结婚,都这么大了连个对象都没有,斑和柱间都觉得看对方挺合适的,于是两个人领了证回去,差点没把老爹们气的一口气背过去

可是都已经这样了,爸爸们只好由他们去。


多年以后,老斑从老柱的怀里醒来,他早就习惯了被自己帅醒(被柱间摸屁股摸醒)

头也不回给了对方一个肘击:多大了?屁股没摸过?

嘤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话这样说,柱间一边把脸埋进斑的脖颈,响亮地啵了一口。

斑习惯了,还有点困,懒懒地说:我以前也不搞基。

柱间低低地笑了笑:嘿嘿,可是只有我肯要斑啊。

斑撇了撇嘴:谁说的?只是不想浪费时间谈恋爱,要不然轮得到你?

柱间把脸贴在斑的背后,小小声的嘀咕:明明柜子里一封情书都没有,巧克力也都没收到的……

斑有点炸毛,刚想说关你屁事,可是越听越不对劲……

他翻身压住柱间,炸毛的声线有些沙哑:你怎么会知道我……你打开了我柜子!!

柱间趁机搂住他的腰,直接把脸埋进斑的胸……肌里,又舔了舔。

斑伸手掐住柱间的脖子,用力捏了捏,威逼道:说,你都干了什么?

柱间在斑的“爱抚”下笑了出来,肩膀都在颤抖,抬起头:哈哈,斑你真是可爱啊^∇^*)…… 那些信和巧克力当然不会自己不见啊,我就帮你处理了一下(。・∀・)ノ

斑看着一脸欠揍的柱间,黑着脸问他:你都吃了?本来柜子里的东西都是你拿走的?说我早就有对象的也是你??   

柱间露出一个假装很无辜的表情,含笑的眼睛里却写满了“斑你真是(傻得)可爱”“计划通”


千手柱间,你……  斑露出可怕的微笑,柱间终于感到害怕,松开斑,不停地向后退,直到后背抵到了床头。


那一天,千手柱间教授,回想起了作死的恐惧。


当天晚上,斑翻着自己从小到大的照片,有幼儿园的集体照,有国中的运动会照片,有高中的毕业照。

照片里的自己虽然没什么表情,但是快乐、活泼,并且是个纯正的直男

又看到柱间这个混蛋,顶着女生们称之温柔,但在自己看来极为欠揍的傻笑,老是围在自己旁边,以前怎么没发现这家伙,原来这时候就这么黑!


突然斑翻到一张小时候的照片,自己还不会站着,靠在沙发上,但是裤子被身后的柱间拉到了小腿,露出了白白的小屁股,一脸不爽地看着镜头。


吓得他赶紧转头盯着自己幼儿园的时候收藏的隔壁宇智波妹子的照片压压惊。

手按着心口,流下了从小被坑骗的泪水。




鼠绘辣你们眼睛【打我啊打我啊】